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小女孩偷瓜被老头插\\1001寝室 话说白正的大学生涯··

2019-10-29 06:10

“不过,”白兰笑道,朝入江的方向走了几步(入江立刻紧张地继续后退几步),蹲下来,伸手:“白波,来。”

“喵~~”看见主人的时候委屈跟欢喜一并包含在这声猫叫里,白波望了望主人的笑容,立刻毫不迟疑地一头扑进白兰的怀里。“喵~~”边叫着,边舒服的眯起眼睛蹭着白兰温暖的xiōng膛。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小女孩偷瓜被老头插\\1001寝室 话说白正的大学生涯··

白兰宠溺地勾了勾白猫粉红色湿湿的小鼻子,抱着它站起来,开始向门外走去:“呐,小正,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身为——”白兰顿了顿,然后从从容容地接着说道:“我应该给你考虑的时间。还有,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跟你的心情应该是很相似的呐~~”

“白兰先~~白兰,是怎样的心情?”听到此处,入江忍不住开口问道,表情认真。

手指接触到门的边沿,白兰微微停下了动作,然后拉上门——他低声说道:“迷茫,期待,以及害怕——害怕的是,未来失去控制。”

尾音消失在门关上的微声钝响。

入江抿抿嘴,搞不好自己的心情应该是晴朗还是yīn郁,复杂到难以说清的感情冒了出来,他皱了皱眉,捂住了肚子顺着墙壁滑着蹲下来。

好-差-劲。

入江对自己默默地谴责,为什么你永远都不能想白兰一样如实地表达和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呢?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小女孩偷瓜被老头插\\1001寝室 话说白正的大学生涯··

更差劲的是,入江将身子更缩下去一点,全身蜷起来。

入江正一,你连你自己究竟是怎样想的都不理解,真的太差劲了。

1001寝室。

虽然没有明说,但除了入江这样新来的转学生外,华盛顿的学生都能明白这象征着何种含义。

直系。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小女孩偷瓜被老头插\\1001寝室 话说白正的大学生涯··

一个含义不清的模糊词语却已经足以表明1001这称号其特殊性。

所以,当白兰懒懒散散抱着自己的小猫咪走回寝室时,整个寝室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的声音。

至今为止,白兰所邀请的室友也不过一个人而已。

可惜,白兰轻轻叹了一口气,嘴角又复扬了起来,室友不乖捏,竟然自顾自地跑掉了。

小正扶正的花瓶依然摆在原来的位置,白兰那天将没送掉的玫瑰悉数插在里面,过了一天了,虽然有点委顿,但依旧娇艳。

白兰看了花一眼,突然无厘头地想到——

人面如今何处是,桃花依旧像春风。

白兰被自己想到这样酸溜溜的诗笑起来,弯腰将猫放下,倒了点猫粮放到猫碗里,再顺手打开电脑。

带上银边狭长才眼镜,白兰的眼睛在镜片之后闪着淡定自信的光芒。

呐,小正,无论世界如何运转,所谓的可笑命运,还是将你我纠缠在了一起。

心中默默念着,白兰淡笑着手指滑过笔记的最后一页:

开启能力之匙。

入江正一主修的是宇宙生命学。

至今为止,他都不明白为什么机械学的自己为毛yīn差阳错地读了这个学科。

唯一无奈的解释,就是留学生的名额只剩下这个学科的一个了,然后一向向往美国的姐姐努力怂恿撺掇。

于是自己就想,先转过来好了,业余时间弄机械倒也可以更加激发出爱好的潜力来,总之读了半年之后还可以再转修。

可对这个学科——入江忍不住将脑袋直接瘫在桌子上面,双眼变成一条直线——自己真的没有爱啊没有爱~~

后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这是在上课时间,所以一向循规蹈矩的入江很自然地皱着眉没回头,并把自己的椅子往前面搬了一搬。

身后有短暂的安静,然后有人低声笑了出来。

听到这笑声,入江的脊椎立即僵硬起来,努力控制自己回头的欲望,心中开始暗自催眠——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怎么可能是他怎么可能不是他?!

认命地呼出一口气,入江清醒地认知到自己不可能继续听本来就极具催眠效应的教授讲解,装作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窗外,再不经意地将头后偏了一点。

银白色乱发,三道蓝色刻痕,似乎一直都是的狐狸似的弯弯笑眼与嘴角。

明明是很不经意地转头,但因为后面那人视线一直都是聚焦的落在,所以两人的眼神,还是相当默契地交汇一秒。

一秒之后,入江稍稍红了脸,转过去,脊梁挺直,视线落在教授身上,似乎开始认真地听讲。

身后又传来低低的笑声。

入江对自己催眠:听不见我听不见。

催眠似乎有效,入江终于觉得这样的事情还是比较正常可以接受了,于是他就尽力不去管后面的那位,想到辛辛苦苦的学费,开始真正认真听。

“除时空为基础的物质之外,一切都是形而上的(形而下的碎片),因为形而下是一直正向不反的发展着,不露相的,形而上则是形而下的反演,是露相的。

所谓时间定义,是指··”

纯学术的理论,带着白色漩涡型眼镜的教授,入江认真地盯着那眼镜,终于开始渐渐发晕了起来——

后背被人用笔,轻轻地戳了一下。

入江没动,继续盯着教授的漩涡眼镜。

又是一下。

入江还是没动。

身后的人似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收回笔,然后——

十秒之后,入江的身旁冒出一张小小的白色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