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好乖腿张开点,啊别舔了又痒又胀_篮球少年の欲(H,繁)

2019-10-12 07:46

怎麽办?怎麽办?名单上那些大伽,不是超级学霸,就是逆天大魔王,他们根本不屑参加什麽篮球社!

“奶大姐,放学了,你怎麽还不走?”白川河是她的邻居,又因为比她小上两个月,一直都是她的小跟班。

“啊,放学了!”卫有容猛地抬起头,大吼一声,“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叫我奶大姐!”卫有容暴怒的大喊道!

宝贝儿好乖腿张开点,啊别舔了又痒又胀_篮球少年の欲(H,繁)

“有容乃大,古人说的~”白川河从当年抹鼻涕的奶娃娃,已经长成了美少男,只是犯贱的本事一直都没有改,自从学会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之後,就开始叫她“奶大姐”,借他吉言,从国中叫到高中,卫有容的奶子确实被越叫越大,比起一般高中生的飞机场,她就是按上了两颗发面的大馒头,初三时,舅舅家表哥,就开始用青春期少男的目光,打量她了!

“再说,我就砍了你!”卫有容拽住白川河的耳朵,拎着书包,向门外走去,口中还不停的说道:“你D班的,没事别往我们B班跑!”

“重点班,有什麽了不起?等这次期中考试,我一定考进来。”白川河不满的叫道,两个人经过A班门口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向里面望了一眼,只见教室门开着,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少年孤零零的坐在最後的座位上,解题!

目标,叶扶风,17岁,182cm,超级学霸。高一开学年级考,全校第三。国中时曾经带领校队,夺得全市第三。可上了高中,竟然就安心学习,卫有容找了他几次,都冷酷决然的拒绝了!

站在门口,卫有容有些不甘心,递给了白川河一个“你先走”的眼神,白川河还了她一个“你还要去招惹他”的眼神。

卫有容狠狠的点了点头,白川河无奈的摇摇头,露出了一个“你加油”的表情,然後独自向篮球场的方向走去。

见他走了,卫有容抿了抿唇,又狠狠握了握拳头,走进了教室,反锁上房门。叶扶风已经沉迷在运算中,根本没有抬头。卫有容穿着学校制服,白衬衫,蓝格超短裙,娇好的容颜,168mm的身高,奶大的胸围,修长的大腿,无一不在展示她青春美少女的活力。

卫有容知道常规办法,不可能让叶扶风妥协,那麽就来点非常规的!想到这里,俏脸瞬间羞的通红。因为她想起了,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她在篮球馆的休息室偷窥的一幕,她最敬爱的高二社团经理,学姐尤珊珊被三个学长健壮的肉棒团团围在中心,当时她就可耻的湿了。

学姐淩乱的制服,肉穴口腔吞吐的火红肉棒,大力撞击的“啪啪”声,好似魔咒一般,包围了她!

宝贝儿好乖腿张开点,啊别舔了又痒又胀_篮球少年の欲(H,繁)

想到这里,卫有容解开了制服最上面的两个扣子,整理了一番乳罩,露出她性感的乳沟,又将超短裙向上提了提,让它只够遮住屁股。

“叶同学,你还没走啊?”卫有容轻轻的向叶扶风走去,微微的俯身。悦耳的声音打断了叶扶风的思路,他有些恼火,猛然抬起头,迎接他的,竟然是散着少女清香的乳沟。火气立即就矮了三分,不过表情依旧是冷冷的,“你来干什麽,我已经说过了,我没兴趣加入篮球社!”

卫有容面对桀骜的冷脸,并不生气,而是柔柔的说道:“我能看下这道题吗?”

叶扶风愣了一下,想起卫有容是与他相差不多的学霸,乖乖的将练习册推到了她的面前。卫有容自然没有回绝,拉了一把椅子,紧挨着叶的右侧坐下,本来便只能遮住屁股的短裙,更加的短了,雪白的内裤都落在了叶扶风的眼底,可是卫有容就好似没发现一般,微微的俯身读着数学题。

宝贝儿好乖腿张开点,啊别舔了又痒又胀_篮球少年の欲(H,繁)

雪白的肌肤,饱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叶扶风觉得自己竟然有些热,他拽了拽制服的领带,便看见卫有容抬起笔,翘起的睫毛,微微煽动,开始解答,然後在他感到口渴之时,将练习册推到他的面前,而她的左手,竟然好似无意的压在了他的跨间,硬邦邦的一坨,“你看看,我答的对不对?”

“啊~”叶扶风连忙拿起练习册,不知道是因为焦虑的想知道答案,还是因为想掩饰他心中的变化,竟然忽略了按在他跨间的小手。

“没有勃起就这麽大!”卫有容的小脸有些红,不过为了篮球社,她一定不能放弃,而且叶扶风又高又帅,做那个,她又不吃亏。她的小手,轻轻拉开裤门,然後在叶扶风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俯身挤到了桌子下面,他的双腿之间,从裤裆里,拉出硬物,粉红的一大根,直接打在了她的脸上,“叶同学,你的弟弟好大好硬啊!”然後她在叶扶风震惊的目光中,一口含住了,硕大的龟头。

叶扶风只觉得大脑充血,从没有感受过的快感直冲到头顶,他慌乱的拿练习册罩住了卫有容的头,扫了一下空荡荡的教室,放心之後,从喉咙里,发出一畅快的呻吟,“你快点住手,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卫有容抬起头,对上他雾蒙蒙的双眸,貌美的容颜,微微一笑,“叶同学,不用管我,你看看题,我做的对吗?”又张开小嘴含住了那结实的肉棒。

叶扶风又激动又紧张,他虽然又高又帅,又是学霸,但他有些冷漠的性格,虽然讨女孩子喜欢,但是没有女孩子敢对他做这种大胆的事情。而此时,这个自己三番四次拒绝的女孩,竟然主动为他口交,又幸福又兴奋的感觉,让他不忍离开少女温暖的口腔,“啊!”叶扶风一声惊叫,一泡初精不受控制的射进了少女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