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被同桌强行撕裂内衣,在办公室给闺蜜揉胸按私处—霸道帝少惹不得—倾世溺宠:世家小姐太猖狂

2019-10-16 17:23

他忽而笑着朝女儿道:“柔儿,刘家公子可是心悦你许久,你要是嫁给他,就是刘家的少奶奶,吃穿用度还不是你想怎样就可以怎样?”

张婉柔哭着上前道:“父亲,女儿只想嫁给逸哥哥,除了逸哥哥,我不嫁给任何人,求求父亲成全女儿吧”

张召狠心道:“不行,除非他能拿得出一千两银子做聘礼,否则,你也只能嫁给刘家公子”

那一夜我被同桌强行撕裂内衣,在办公室给闺蜜揉胸按私处——倾世溺宠:世家小姐太猖狂

顾司逸无奈:“好!我答应你,我会拿出一千两出来娶柔儿”

“你别答应得太早,这可是有期限的,我女儿可等不了太久,给你半年时间准备,半年后,我女儿就会是别人的了”

半年?

半年能做什么,他知道他的故意刁难是想让他知难而退,但是他也无法,只能缓缓点头。

顾司逸从张家出来时还一脸的茫然,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怎么样才筹够一千两,他就算把鱼塘卖了,也还没值一百两。

他浑浑噩噩的走,忽而听到旁边的几个人讨论道:“哈哈哈哈,哥这会儿赢了不少钱,请你们去满香楼吃大餐”

“真的?你又赢了多少?”

“哈哈哈哈,今天赢了一百两,不知道被多少人羡慕嫉妒呢”

那一夜我被同桌强行撕裂内衣,在办公室给闺蜜揉胸按私处——倾世溺宠:世家小姐太猖狂

“啧啧啧,以后发财了别忘了哥我啊”

……

顾司逸茫然的目光有了焦距,对了,可以赌钱……

此时的张家,张婉柔正在替张召揉捏肩膀,她忍不住有些埋怨道:“父亲,你干嘛要说一千两啊,逸哥哥什么时候才挣到啊,我可不想嫁给刘家那个,难看死了,长得油里油气的,还不及逸哥哥的一根手指头”

张召拍了拍女儿的手,安慰道:“女儿啊,爹都是为你好,那顾司逸的家,你真想嫁去?”

张婉柔撇了撇嘴,但是却不反驳,她虽然爱着顾司逸,但是他那个家,她都不敢进去过一次。

张召知道女儿的心思:“你放心,半年后如果顾司逸还没有一千两聘金,我会推迟一些时日,但是必须够一千两,不然他没资格娶你”

张婉柔想了一下,觉得这办法好,给些时间期限,可以让逸哥哥感觉到压力,进而能快点有钱,她也没有什么意见了。

那一夜我被同桌强行撕裂内衣,在办公室给闺蜜揉胸按私处——倾世溺宠:世家小姐太猖狂

便甜甜唤道:“爹,你真好!”

几天过去了,顾司逸把他的鱼塘给卖了,得了九十两,再加上他的全部家当,一共有一百五十两,他准备拿去赌场豪赌,而且只许胜利,不许失败,如若失败了,他连后路都没有了,因此他决定每天去赌场观察观察。

彼时的他正站在凤杨赌场外,凤杨赌场,凤头镇的唯一一家独霸的赌场,天天人满为患,热闹非凡。

他没想过到这里把他的全部身家都赌上去,里面的狂欢仿佛是催命符一般让人沉重。

赌场有人忧愁有人欢喜,进进出出的人们,有笑着被人奉迎恭维出来的,有哭着的被轰出来的。

顾司逸抿了抿薄唇,毅然决然的踏了进去。

酸臭的汗味扑鼻而来,他俊眉一皱,冷眼看着十几桌的赌博正在进行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围在赌桌沿声嘶力竭的叫喊,他随便走到一桌,虽也是人多,但凭着他高挑的身躯,轻易可以望到桌面的情形。

“买大买小,快快下注咯”那摇骰子的人大声嚷着。

“买大”

“买小”

“快快快,要开了”

旋即盖着骰子的骰钟缓缓掀开……

“哎呀,是小的,...

突然一个丫鬟急冲冲跑来,人未到,声先至,

“小姐啊,那个冒失鬼又来找你麻烦了”

女子无奈“这梦璃还是那么急躁”

梦璇冰冷的神色也忍不住一缓“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女子一笑,是啊,挺好的,还是那么天真,不谙世事,这样的人才会活得更快乐吧。

“你先走吧,继续给我盯着他的情况,我会马上赶去和你汇合”

“是,少主”话毕,轻功施展,瞬间无影无踪

梦璃来到女子旁边,已是气喘吁吁,俏生生的小脸布满陀红,十分生气可爱。

红女子嘴角忍不住一抽,装得真像,别以为她不知道她会武功似得。

梦璃甜甜道“小姐,你等一下一定要虐死那个渣渣,不然老找你茬”

话音刚落,一少女身穿华服,头戴金钗,媚眼泛着一丝凌厉,在众多丫鬟的拥护下迈着婀娜多姿的步伐徐徐走来,那女子自是极美,但是比起红衣女子却逊色许多。

凤雪悠刚刚站定,望着女子绝世无双的面容,眼睛闪过一丝浓烈的妒恨,随即便朝女子骂道“凤雪琦,你丫鬟好大的胆子,见到我不行跪拜之礼就算了,还给我眼色看,真是目无尊卑,你们给我把她捉住,掌嘴”

“我看你们谁敢”凤雪琦眼神锋利如同一把出鞘的剑,凤雪悠身边的婢女们被吓到,不敢轻举妄动。

看到梦璃躲在凤雪琦背后朝着她吐舌头,凤雪悠更加气愤“你看你的丫鬟,如此放肆,不给个教训,还有理了?”

凤雪琦忽而勾唇一笑“怎么,我宠的,你有意见?”

“你,你,小心我告诉娘亲,让娘亲好好管教管教你。”

凤雪悠怒极,要不是她会些三脚猫功夫,她早就杀了她了。

凤雪琦冷笑“不好意思,我娘已经死了,你要去告诉她,请到地底下再告知吧”

“你,你居然敢诅咒娘亲”

“凤雪悠,你是不是真的傻,我可不是跟你在同一个肚子生的,你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我会喊她娘亲?”

凤雪琦可真的是觉得好笑,一个恨不得把挫骨扬灰的老女人,居然也配称为她的娘亲?她在她眼里,连个屁都不是。

她继而又似是轻笑又似嘲讽道“你给我好好安分点,别忘了这个家的主人是谁?你那个娘亲对我还都是小心翼翼的,要是我心情不好,把你许配了一个马夫,她又耐我何呢?”

“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