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口述啊~欧美漫画练舞房之夜~~~哦,要出来了-出轨的男人

2019-10-29 06:10

“够了!就这样吧!别逃避了!你做的我再不会去承担!那个叫黄玖的孩子挺好的,别辜负了他,明天我会找律师来,你的东西我一分不会带走。两散吧……从此以后,再无瓜葛……”季成琣伪装的坚强早就分崩瓦解,分手容易但是没人能保证真的做到所谓的此生再不复相见……什么分手也是朋友之类的……

“成,成琣……如果我都说了……你能原谅我吗……不不不!再给我一次机会……一次!就一次!求你!”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口述啊~~~~哦,要出来了-出轨的男人

季成琣看着此时此刻万分刺眼的段肃……原先那么骄傲的人如今会这样颤抖着来乞求自己,这算什么?恶事终会来报吗?

“好!好,成琣我不求机会……哪怕你不原谅我……就是能别离开我吗,不,如果要走可以跟我打声招呼吗……”段肃低着头像是在用最后一分力气说话还没等季成琣反应过来段肃奄然倒在了地上。

惨白的病房里,段肃已经醒了,看着季成琣咧嘴笑,没走,没走就好,握住他的手……转过头,却看见黄玖,吓得他急忙转向看季成琣的表情,生怕出一个差错。

季成琣看向他,眼里说不出的淡漠悲伤……段肃你自己种下的恶果必定要自己来解决。抽出被他握住的手,出乎意料的决绝。替他掩了掩被角,但是看着段肃那种乞求的眼神,自己却无法退出病房,但是面对现在的状况他都想笑,这算原配退位小三马上就上的情景剧吗?

“段哥……”

段肃嘴里很是酸涩,他不想让季成琣看到这些,看见自己的丑陋却也逃不过,他的心脏完全停留在季成琣的动作上,手也用着最后的力气抓住他。“成……成琣……别离开我……别……”

季成琣像向天大笑了,段肃你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我不走,等你好了之后再说吧,你的小情都来了怎么不去照看一下?”季成琣心都疼得麻木了现在竟然还能调侃起来。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口述啊~~~~哦,要出来了-出轨的男人

段肃垂着头抓着成琣的手也越发用力。

“段肃,你就和黄玖生活在一起吧,别再辜负了任何人。我,咱们也就这样吧,说一刀两断这世间也没人能做得到,不如以后当朋友吧。”

段肃猛地抬头,扎着点滴的手也狠狠的抓住季成琣的衣角。“不!不!我们还没完!别走!你答应过我的……答应我说以后会去外国结婚……小琣等我好了咱们去外国吧……不!小琣别走!别走!——”

“咣当……”门最终还是关上了。

段肃空洞的眼睛最终还是流下悔恨的眼泪,手不断用力的抓着床单。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口述啊~~~~哦,要出来了-出轨的男人

“段哥……你的手还在打点滴……”黄玖上前想要安抚段肃却被一把推开。

“让我一个人静静……你先出去……”

黄玖本就是个还未踏入世事的孩子怎能接受的了前一段时间对自己那么温柔的人现在竟对自己这样,一个赌气也甩门离去。

段肃给自己拔了针,脑海里不断的回想他和季成琣在一起的每一天,以前多甜蜜,越是这样的回忆越像是一拳一拳的打在他心口。

穿鞋子下了地他想出门去找成琣,可是根本无从下手,从哪里开始找起?打着电话根本没有人接通,突然发了疯崩溃了一样似得,脑海里只涌现一个可怕的想法,成琣不会走了吧!不会根本没有告诉他然后离开他了!

“成琣!成琣!”有点着魔的在医院里大声地叫着看见人就问有没有见到季成琣?护士都被吓到了以为他精神异常把他给送去了神经科。段肃被人绑在病床上打上了镇定剂。

季成琣抽了根烟,这几日他很迷恋这种烟草,看着脸色苍白的段肃,心中根本没有那种贱人回心转意的爽快。

没有了季成琣的段肃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因为段肃从来没想过季成琣会离开他而且那么决绝,他受不了,他宁愿季成琣拿刀看他一刀一刀剐着自己也不想让他离开自己。

段肃再次醒来是第二天早上,他四下张望没有见到季成琣,心上的焦躁别提有多大,但是被绑着只能癫狂的挣扎,嘴早就被咬出血。

季成琣急忙赶到……他们这个家终究是拼不回曾经那样了吧,不论是自己现在对段肃的打击,还是段肃曾经出轨对自己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