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多水的老熟妇_老乞丐吃柔雪的奶水_末日荒岛

2019-11-04 06:10

眼前的景象,只要是男人都忍不住。更不用说方少爷那还没泄过一次,仍旧热气腾腾的大肉棒了。

他站在床尾,捏住女人滑嫩的屁股,大力地肏进去,一路肏进宫,干得女人唉唉叫。因为体位的关系,进得很深,偏偏外面的耻毛又一直磨到女人的敏感点,才没几下,女人就高潮了,小穴一缩一缩,那股高频率的抓握力差点让他可耻的泄出来。

他忍住一股射意,泄愤似地大力拍打女人的屁股,本来因为他大力捏着而已有十个红红指痕的屁股,雪上加霜,多了好几个掌印,而且男人发现,每打一下屁股,女人的小穴就会紧缩一下,所以他更肆无忌惮地拍打,不顾女人「呜呜」的求饶,一边揉拧已经红通通一片、惨不忍睹的屁股,一边享受那一缩一缩的紧窒感。到了最後关头,他更加用力地冲刺,大进大出将红色的媚肉都带出,交合的部位由於大量爱液的溅出,摩擦出白色的细沫,女人的声音也叫喊到发哑了,他才大力的顶开宫口,在宫内射入满满浓稠的白浊,烫得女人「咿咿呀呀」直叫。

射完後,已经疲软但仍旧硕大的肉棒堵在小穴里,不让女人泻出一丝一毫。男人180度大转圈,将女人抱在怀里,一起躺在大床上歇息。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_老乞丐吃柔雪的奶水_末日荒岛

Molly明明已经累瘫了,但周少一直不把那根巨大拿出来,满满的爱液和浓浓的精液都堵在宫里,满涨涨又泻不出来的感觉很痛苦,她根本没办法好好休息,身一直扭动,又将男人放在小穴里的肉棒蹭大了。

Molly感觉到小穴又被填满,心惊胆跳的望了男人,看到他炽热发红的眼神,正想求饶,嫣红的小嘴甫一张开就被堵住,身下开始第二轮的律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船终於准备靠岸了。

沈寅进来通知女孩们可以上岸了,意外的发现舱里的气氛十分尴尬,自己平素嚣张得二五八万的未婚妻楚柔眼眶微微泛红,嘴里不乾不净地咒骂,她身後站着的据说是她闺蜜,一个名叫陈玲玲的姑娘,正恶狠狠的瞪着沙发另一侧的两个女人。

两个女人一个是好友吴世祖的妹妹吴姗姗,一个是未婚妻的堂姐-素来温柔、善解人意的楚婷。

吴姗姗在抹眼泪,而楚婷在温声安慰她。任是谁看到,都觉得是楚柔和陈玲玲联合欺负了人家。

沈寅是男人,虽然楚柔是他的未婚妻,但哪个男人喜欢这种除了名字以外其他方面皆慓悍的女人,清纯柔弱的楚婷才是他喜欢的类型。

但也因为楚柔是他的未婚妻,他没办法站在任何一方偏帮,所以他飞速皱起眉头又展开,假装没注意到奇怪的气氛,问众人道:「其他人呢?」

楚柔还陷在情绪里,根本懒得理会沈寅,倒是她背後的陈玲玲,一脸想开口又闭上嘴,欲言又止的样。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_老乞丐吃柔雪的奶水_末日荒岛

还是楚婷化解了僵局,轻轻柔柔地道:「小时好像不太舒服,在房间休息,阿嘉说她想去厨房弄点食物,应该还在厨房,俊伟和Molly在隔壁房间休息,至於吴哥哥和卢哥哥我从刚刚就没看到了。」

沈寅赞许的看了她一眼,道:「我知道了,谢谢你,扬凯和世祖都在外面,不用担心。」

楚婷柔柔地笑了,柔美如山茶花开,沈寅有一瞬间的沈迷。

陈玲玲一直注意的盯着这边,看着楚婷白莲花的作派和沈寅的沈迷,内心气的差点咬碎一口银牙。一边恼恨楚婷,一边又深深地为楚柔觉得不值,更甚者认为沈寅也是受害者,被楚婷这副假惺惺的面孔给骗了还不自知。

楚婷和沈寅的对话,楚柔当然听到了,她正恼火着呢,没想到一没注意而已,楚婷那小贱人就开始勾引她未婚夫了,当她死的吗!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_老乞丐吃柔雪的奶水_末日荒岛

楚柔开始对楚婷发动攻势,咄咄逼人道:「你倒是知道的清楚,不过方俊伟那小和那个出来卖的女人是在休息还是在干什麽坏事你怎麽知道?不懂少在那边装懂,OK?」

楚柔只是在压迫楚婷而已,没想到她话的「干坏事」刺激到了座上的另一位女性同胞。

吴姗姗和卢扬凯是情侣,她的初恋乃至於初夜都是给了扬凯,她认为和喜欢的人做爱是人生一件极美妙的事,没想到楚柔竟然将它说成是一件不堪入耳的「坏事」。

吴姗姗怒气冲冲地朝楚柔发火,道:「人家情侣做什麽碍着你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思想龌龊?」

看楚柔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她,吴姗姗接着骂,道:「你从刚刚就一直说什麽出来卖的、染性病之类的,难道在你心男欢女爱就只是金钱买卖?那你和沈寅的订婚,所有人都知道是利益结合,沈寅根本不喜欢你,你怎麽不觉得恶心?」

吴姗姗话一说完,全场一片静默,她才发现自己口不择言了。

她只是想让那个目无人的大小姐知道男欢女爱才不是她想的那样,没想到竟然不小心说溜了嘴,把全部人都知道,但只有那名可怜的未婚妻当事人被瞒在鼓里的「公开的秘密」公开了

大家都知道「公开的秘密」的定义,对公众不算秘密,但对某个特定的人来说是秘密

而这个特定的人,现在脸上表情一片怔忡,可能连她本人都没发现,她的眼眶已蓄满了泪水。

吴姗姗看了有些於心不忍,篓是她捅出来的,她实在难辞其咎,尤其对不起沈寅哥哥对上旁边沈寅责难的目光,吴姗姗更觉得无地自容了。